这里写上图片的说明文字(前台显示)180 50px

行业新闻

风电光伏补贴缺口超3000亿元!

来源:光伏們 | 作者:光伏們 | 2020年1月7日() | 打印内容 打印内容

国家电投超过300亿、三峡超过100亿、中广核超过150亿元、协鑫新能源90亿元……补贴被拖欠在数亿元的光伏投资企业比比皆是,不仅是民营企业,就连这些“财大气粗”的央企都数次在相关会议上呼吁主管部门想办法为补贴拖欠找到一个解决的口子。即便面对如此大的压力,新能源企业还是在寻求发展,为中国能源转型贡献力量。

对于民营企业来说,受补贴拖欠所累,这是一场事关“生死存亡”的考验,2019年频繁的电站交易印证了这一点——为了生存下去,民营光伏投资企业不得不通过变卖资产的方式获取现金流;对于这些电力央企来说,在背负数百亿元的巨额补贴包袱之后,其相关负责人也在年终述职时无法交待。

根据人大执法检查组报告,目前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基金的征收总额仅能满足2015年底前已并网项目的补贴需求,“十三五”期间90%以上新增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补贴资金来源尚未落实,截至2018年底,电价补偿累计缺口达2331亿元。中国可再生能源补贴拖欠已经给光伏投资企业带来了数千亿元的“应收账款”,整个行业不堪重负。

此前财政部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徐云波代表提出的关于妥善解决光伏发电补贴拖欠问题的建议发函答复》中透露,拟放开目录管理,由电网企业确认符合补贴条件的项目,简化拨付流程。

但放开目录管理之后,补贴发放时间以及如何分配等问题仍未明确。关于财政部这份拟放开补贴目录的文件在征求意见之后,也石沉大海杳无音讯,不少光伏企业仍在光伏們后台苦苦追问第八批补贴何时发放等问题。

近期有关于2020年可再生能源补贴分配方案的传言称,拟将40%的补贴预算用于进入前七批补贴目录的项目,剩下的60%优先安排给七批补贴之外的光伏扶贫、户用等项目之后在进行分配。但实际上进入前七批目录的项目规模仅有50GW左右,还有超过140GW的光伏电站在目录之外。这给行业带来了更多的不安与焦虑。

临近2020年新年,刘明(化名)多次入京前往国家能源局以及水利水电规划设计总院了解补贴的发放情况,春节前是否还能发补贴?2020年财政预算能够覆盖的具体时间?是否有明确的说法?这是领导压给刘明的“重任”。

如此“细致”的问题,实际上反映了光伏投资企业紧张的现金流压力——所以才要将补贴资金覆盖的范围以及到账的时间点予以明确。所谓“年关难过”,不少光伏投资企业在2019年体会尤甚,数千亿元的补贴拖欠正给整个光伏产业链带来连锁反应。

投资企业被欠着补贴,随之而来的是,从EPC总承包到工人工资,从组件、逆变、支架等到胶膜、背板、玻璃等辅材,几乎每个环节的企业都无法独善其身。李桦(化名)是一家组件企业的销售,进入12月份之后,催要货款就成了李桦的日常工作。“业主的钱不好要,不去个三四次是要不回来的,补贴一直拖着,这个钱更难要了,业主也没钱!”,李桦无奈道。

123

上篇:

下篇:

350 45px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庆阳路77号比科新大厦 查看地图  传真:  电邮:303235380@qq.com 

陇ICP备14001663号 泰和集团  版权所有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